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三七价格 >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三七乱 价格止涨后的文山三七行

发布时间:2015-05-13 14:54:06  发布者:  来源:云南网
王凌松的采挖队伍正在遮阳棚遮蔽的地里迅速抢收三七。遮阳棚外,大批盗七者四面合围,有的把棚子划开大口,钻进去盗挖三七 图片 记者 杨帆

  王凌松的采挖队伍正在遮阳棚遮蔽的地里迅速抢收三七。遮阳棚外,大批盗七者四面合围,有的把棚子划开大口,钻进去盗挖三七 图片 记者 杨帆

大批盗七者们手持锄头和钉耙,闯入地里盗采三七。但在这一天,大多数人的收获寥寥无几,甚至一无所获

  大批盗七者们手持锄头和钉耙,闯入地里盗采三七。但在这一天,大多数人的收获寥寥无几,甚至一无所获

2013年年末,文山开始下雪。许多七农措手不及,遮阳棚大面积被压垮,紧随其后的霜冻更是让三七受灾严重

  2013年年末,文山开始下雪。许多七农措手不及,遮阳棚大面积被压垮,紧随其后的霜冻更是让三七受灾严重

雇来的当地人负责守卫遮阳棚,有的手持木棒和砍刀。但存有侥幸心理的盗七者认为,大刀不敢向自己砍来
  雇来的当地人负责守卫遮阳棚,有的手持木棒和砍刀。但存有侥幸心理的盗七者认为,大刀不敢向自己砍来

  价格持续上涨了5年之后,文山的三七从业者们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寒冬气息,一如2013年年底的那场压垮无数三七棚的大雪。严峻的挑战不光来自气候,还有难以预测的市场,甚至虎视眈眈的“盗七者”。

  带上砍刀与大棒,在镜子中设计几个凶狠的表情,然后登上一辆载满“自己人”的皮卡。在文山,这不是去拍电影,很有可能是去采挖三七。砍刀与大棒,是威慑“盗七者”的有效工具。

  三七果实长在地下,一块三七地即便重复采挖三次,也只能收获其中的90%。剩下的往往被周边村民强挖,“盗七”之名由此而来。

  盗采往往同时进行,一旦场面失控,抢夺甚至流血事件都可能发生,2012年因盗采三七而送命的消息,在当地流传甚广。

  但即便如此,每到采挖季,盗七者仍蜂拥而至。过去5年来,三七从业者或多或少都被类似的疯狂裹挟;但如今,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或将开始付出代价。

  “除了流血 没人能挡住他们”

  上百人的盗七者队伍浩浩荡荡,包围了种植三七的大棚。即使防守方有砍刀和棍棒,仍不能阻止疯狂的人群。

  2013年10月2日,建水青龙镇水塘村。

  大雾在中午时分慢慢散去,七农王凌松采挖最后的20亩三七时,发现自己已被遮阳棚外的盗七者团团包围。他们足有300多人,其中还有背着孩子的妇女,和不及锄头高的孩子。

  王凌松担心的是,如果这些人冲进来,哄抢尚未采挖或是已经装袋的大七,几十人的采挖队伍根本无法阻挡几百个盗七者。于是,他让采挖队伍立刻行动,被雇来的当地人负责安抚、劝阻棚外的盗七者;另一些则卷起衣袖展示肌肉,还用刀砍削木棒,以示威吓;更多的人则加快速度挖三七。

  当看到一块地已经被采挖三次以后,盗七者等不及了。不知是谁在遮阳棚上划了口子,一大群人猫着腰冲了进来,故意无视身边的提刀者,迅速分散,闷头开挖。

  王凌松决定不与盗七者正面冲突。采挖队伍退出了盗七者的范围,剪开本来连着的遮阳棚,重新围起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很快,弃守的七地被翻了个底朝天,盗七者又围了上来……

  这一天,运气好的盗七者挖到了1公斤左右的鲜七,市场价近200元;更多的人仅有几十元的收成,或是一无所获。

  业内传说,2012年,有七农为了阻止盗七行为,雇了40多个地痞,用两卡车拉来,结果闹出人命。王凌松感叹,“除了流血,恐怕真的没有人能把盗七者挡在外面。”而盗七者则认为,七农的刀锋不敢、也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侥幸与贪婪战胜了本应有的恐惧。

  在云南的文山、红河、曲靖等地,那些被遮阳棚不断遮蔽的土地告诉人们,不顾一切冲进遮阳棚里的除了盗七者,还有那些一头扎进三七种植业,试图大捞一笔的资本。

  2011年前后,有人拿出所有积蓄或抵押自家住房贷了款,甚至借高利贷来种三七的消息,早已不新鲜了;矿老板、煤老板都对此颇有兴趣;就连一向谨慎的浙江人,一部分也从低风险的遮阳网销售转向高风险的种植。一时间,大小资本蜂拥而至。

  “2013年10月份投资了5000多万元,种苗、三年七我们都种,主要还是看好这个行业。”文山三七交易国际中心市场内,一家三七中介公司负责人说,除了三七中介与种植,他们还涉及深加工。

  狂热中,文山三七的种植面积从2011年的9.79万亩一跃至2012年的16.06万亩后,又发展至2013年的近19万亩。这让从小接触三七的余育艳有些担忧,她现在是文山壮苗合大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市场上的中间商。

  余育艳回忆,以前十个朋友坐着喝茶,只有她一人从事三七产业;现在这十个人中,至少一半以上都和三七有关。“一个行业,若连骑人力车的都能进来赚钱,这个行业就非常危险了。”她说。

  价格波动频繁 95%的七农被淘汰

  在王堂的印象中,三七价格在1986年、1995年、2005年、2013年经历了4次大波动,“老资格”七农已寥寥无几。

  2009年以来,种售三七一度是任何人都能赚钱的买卖。

  2009年中旬,三七价格开始上涨。当时在相关会议上有人提出,三七价格上涨较快,应引起重视;2010年,价格持续上涨让三七种植业利润达到了10.11亿元,较上年增1.5倍;此后三七一路猛涨,20头七的价格在2011年初仅为490元/公斤,2013年6月时涨至顶点,达1300元/公斤。很多人一夜暴富。

  王凌松听说,一个年轻人把身家都押到三七种植上,大赚300万元后,花200万元买了台保时捷卡宴,却只能用来拉三七。类似故事,在业内已成笑谈。

  三七涨价喜了七农,却苦了需求者。三七的流向大致有三:全国的1000多家药厂、各大中药材市场,以及小规模零售。其中药厂需求量最大,占整体一半以上。2011年前后,因没有利润空间,很多药厂旗下以三七为原料的药品都部分停产,如本土企业特安呐,在当时就停止了生三七片和三

  七切片的生产。“一直以来,以三七为原料的药厂,全品种都在生产的,好像只有梧州制药一家。”国内某大型制药厂采购员说。

  随着涨价而来的另一种现象,是低质三七产品流向市场。

  臭七(呈白色)被裹上泥浆,晒干了充好七卖;用三七毛根磨成粉当三七粉卖……这类现象在云南之外的市场极为常见。余育艳说,这背后,是很多消费者无力承担价格大涨的现状,或是追求“物美价廉”的心理。

  从更长的时间跨度看,三七价格的波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从未间断。

  70岁的王堂是王凌松的父亲,起家于云南最早的三七种植区—文山平坝,17岁种七,是云南最早的七农,也是文山少有的,还记得多年来三七价格走势的人之一。

  王堂穿一件袖口磨得发亮的夹克,皮鞋有些裂纹,这种打扮让人难以想象他有千万身家。和其他传统七农一样,他注重资本的积累,教育子女居安思危,不要“露富”。

  在王堂的印象中,1982年以来,三七价格至少经历了4次大的波动,分别是在1986年、1995年前后、2005年、2013年。特别是1986年,三年鲜七的价格曾达到了22元/公斤,而当时的大米只要0.7元/公斤左右。

  那年王堂卖三七,曾在一个小时内连续加价三次,涨了15元后,还是有人来买。3亩多地,给王堂带来了7万元左右的利润。他分析,1986年的涨价是因为需求量增加,当时药厂开始用三七制药、广东人到文山收购。

  但跌价也是常有的。王堂说,年轻时一起种七的有上千人,这些人中包括他在内,现在只剩三个。离开的,多是因为蚀了老本。

  粗算下来,王堂种七的这些年,因价格波动,七农的淘汰率至少在95%以上。“决定三七价格的主要因素,是供求关系变化。”他说。

  实际上,2012年就有人依据供求预测,因为资本不断进入,三七价格将在2014年回落,一些人将血本无归。

  业内共识:未来3到5年价格低迷

  种植面积大规模扩张后,三七的产量已接近需求。之前“发烧”的价格迅速回落,买卖双方间的天平开始倾斜。

  等不到2014年,连涨5年的三七在2013年的价格顶点开始垮塌。2013年下半年,各类三七价格集体下跌,到了11月份,20头七的价格已从6月的1300元/公斤跌至676元/公斤,近乎腰斩。

  对此,市场上的共识是:未来3到5年内,因为供求关系的调整,三七价格将迎来一个低迷期。不过,也有国金证券(600109,股吧)方面预测,由于三七可以持续种植在地里或者晒干长期存储,农户的理性行为会影响供应量,价格暴跌的概率不大。

  而行业管理部门则认为,当前的价格下跌,是一种理性回归的表现。

  就供求而言,产量上,行业管理部门尚未公布2013年的数据。余育艳等人测算,2013年,文山三七产量或已达到了1.1万吨以上。数据来自于业内调查,方法是走访每片三七地,并参考相关时期种子种苗的产量。而需求量则在1.2万吨至1.5万吨之间。

  国金证券的数据也验证了余育艳的说法。据其测算,2013年云南三七产量约1万吨,到2014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2万吨,2015年会更多。据此,三七或将于2015年-2016年进入周期性低点。

  产量已接近需求,这是种植面积大规模的扩张的结果。而2012年,文山三七的产量还仅有0.67万吨左右。

  “正常情况下,3年一个周期,连涨5年后的三七,价格持续低迷5年也有可能。”余育艳进一步预测。

  市场不会给人喘息时间,现实让理性迅速回归。但犹如宿醉后的头痛不可避免,三七要为此前的疯狂买单。

  喝了6饼普洱茶,都没谈成一笔生意。这是2013年下半年来,文山三七交易国际中心市场内一家三七中介的成绩。负责人说,来考察的有钱人很多,但看了价格、听罢各方说法后,都退缩了。

  药厂也改变了一直以来的采购策略。此前,在三七上市时,他们都是一次性完成几个月甚至全年的采购量,以防价格上涨;如今,他们选择了“随用随收”。

  上述药厂采购员解释,因为预测三七价格将下滑,市场货源充足,所以没必要沿用以前的采购策略。最近很多七农都听说,有药厂已给采购下达了“压价”的命令。三七市场上,话语权似乎正向买方倾斜。

  和儿子商量之后,王堂将今年的三年七的种植面积缩小了80亩,并针对价格可能低至成本线以下的情况,想好了应对方案;作为中间商的余育艳目前几乎是零库存操作,三七价格每天一变,在价格下行的大趋势里,库存就意味着风险。

  “下半年开始,因为价格下跌,可能会出现小种植户还不清高利贷,被迫卖房等现象。”余育艳对可能爆发的风险忧心忡忡。

  悲观情绪蔓延的同时,2013年年末,一场大雪把风险提前撕开了一道口子。

  价格下行 小户与盲从者将提前出局

  一方面是高企的成本,一方面是亏本的价格。许多盲目进入三七行业的人可能会很快出局。

  直到2014年1月中旬,文山的很多山坡上,被大雪压垮尚未扶起的遮阳棚还随处可见,远远望去,犹如被丢弃的黑色布条。

  2013年12月15日,已经连续两个阴雨天的文山天空开始飘雪,越下越大,三七遮阳棚大面积被压垮。4天后的数据显示,文山三七因雪经济损失达45.06亿元。

  数据发布这天,王凌松总算注意到,七田里的狗已在倒塌的遮阳棚中困了两天。雪灾加上重建,让他损失了100多万,看着倒塌的棚子和狗,王凌松沉默不语。

  与他不同,那些将身家全部压在七地的人,跪在垮塌的遮阳棚上,嚎啕大哭—他们已抵押出一切,现在借贷无门,无法负担雪后涨到300元/天的人工费,连每根涨到7到9元的支撑木都买不起了。遮阳棚扶不起来,种植难以为继。一些人只有将地里的二年七挖出来卖,设法减少损失。

  元旦前后,有人从文山的一幢楼上跳了下来。“赔本寻死”的流言迅速传播;最近,文山的一个楼盘降价,也有人将其与三七价格联系起来。现在,稍与三七沾边的人,似乎都能从心底抽出一丝恐惧。

  自2009年开始,行业管理部门每年都会发布三七种植风险预警,但这无法阻止那些一心要挣钱的小种植户。风险,很大程度源于不断上涨的种植成本,及较高的种植技术。三七价格低迷时,高企的成本能轻易截断小种植户手里本就脆弱的现金流。

  5年间,与三七有关的一切价格都在发酵。地租从2年500元/亩涨到2600元至3500元/亩,遮阳网从8000元/吨涨到1.3万元/吨左右,用工成本从每人20元/天涨到了100元/天……

  5年间,吸附在三七上的人越来越多。交易旺季,平远街松针交易市场门口的盒饭摊主,每天可售出300-500盒价格8元的蛋炒饭;文山三七交易国际中心市场内,超市店主能以50元的价格出租一个手机充电位置;采收旺季,一个优秀的采挖工日薪可达近千元。

  在这条产业链上,还有卡车司机、流氓地痞、伐木工、小偷等等你能想到和想不到的人。

  一切汇总,七农每空三年七(1空约为1-2平方米)的种植成本目前在280元左右,但因为种植技术的差异,有经验的七农,三年鲜三七产量可能达到4公斤/空;而盲目进入者的产量,可能低至2公斤/空。三年鲜三七价格在140元/公斤以上,则皆大欢喜;但若低至100元/公斤,盲目进入者将会亏本。

  不难看出,若三七价格真如预测的那样进入下行通道,缺乏雄厚资本的种植小户和盲目进入者,会被提前甩开。

  复种问题难解 资本等待下一轮行情

  三七的需求量仍在增加。基于此,业内都认同“短期看跌,长期看涨”的观点。

  与“别无选择”的小户不同,王凌松说,如果三七价格真的掉到成本价以下,那么他选择不卖。

  面对可能的价格寒冬,王凌松、王堂、余育艳等人都做好了准备。过去几年三七的好行情让他们积累了足够的资本,有能力等待“下一轮”。

  坚信会有下一轮行情的理由是复种问题。三七的种植很特殊,海拔、气候符合要求的基础上,一块地种一次三七(2年)后,土壤中常出现根腐病,该地块在5-8年内无法再次栽种三七(复种)。这意味着,短期内种植三七的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目前,文山的三七种植规模极小,多是培育种苗;在红河,可种之地也在减少。

  与此同时,三七的需求量却在不断增加。虽然没有明确的统计数据,但据中间商粗算,作为对治疗高血压有益的保健品,三七被重视的程度不断提高,各大中药材市场以及零售市场的需求量不断增长。

  5年间,与三七有关的一切价格都在发酵。

  地租:

  2年500元/亩

  涨到2600元

  -3500元/亩

  遮阳网:

  8000元/吨

  涨到1.3万元/吨

  用工成本:

  每人20元/天

  涨到100元/天

  ……

“245!要了你统统拿走!”一名七农将采挖的三七红籽展示给围观的买家看
“245!要了你统统拿走!”一名七农将采挖的三七红籽展示给围观的买家看
2014年元旦,王凌松一家过得并不安逸。男人去地里挖三七,女人则在帮忙挑拣
2014年元旦,王凌松一家过得并不安逸。男人去地里挖三七,女人则在帮忙挑拣
文山三七国际交易市场内人头攒动,但常年在这里做生意的三七商介绍,相比去年此时,这里已经相当冷清

  文山三七国际交易市场内人头攒动,但常年在这里做生意的三七商介绍,相比去年此时,这里已经相当冷清

三七的价格连涨5年,一夜暴富的传说屡见不鲜。一些商人回忆,当时收购三七,“身上不装着两万元定金,都不好意思进市场”
  三七的价格连涨5年,一夜暴富的传说屡见不鲜。一些商人回忆,当时收购三七,“身上不装着两万元定金,都不好意思进市场”
早晨7点,王凌松请来挑拣籽条(一年三七)的工人早已在家门口等待。门上的“步步高”三字格外耀眼 记者 杨帆
  早晨7点,王凌松请来挑拣籽条(一年三七)的工人早已在家门口等待。门上的“步步高”三字格外耀眼 记者 杨帆

  “据我们自己观察,各大药厂采购量普遍每年递增200吨。”上述药厂采购员说。此外,随着价格下行,很多药厂此前停产的三七药品会重新投产,需求量将进一步增加。

  基于此,三七行业内都认同“短期看跌,长期看涨”的观点。但仍有些让文山三七无法忽视的因素,最新的消息是,广西也在推动当地三七种植业的发展。在广西凌云县,计划2013年实现三七种植面积500亩,2015年末发展至3000亩以上,实现3亿元左右的产值。近期,当地政府除了组织考察团赴文山考察,还出台配套政策:种植三七的乡镇每亩奖励300元,种植10亩以上的大户,根据种植面积,奖励1到5万元不等。

  文山业内的看法是,在三七价格下行过程中,扶持政策能否发挥作用尚属未知;另因广西三七相关含量指标并未达到自己的内控要求,很多药厂也对此持观望态度。不过,一旦广西真将三七产业培育起来,文山三七的价格多少都会受影响。

  目前,文山已经注册了“文山三七”这一品牌,初步构想是,在整个产业链初具规模的基础上,允许质量达标的三七使用该品牌开拓市场,并进一步打开“文山三七”的知名度。

  元旦后,传来了一些好消息:三七价格小幅回暖。2014年第一周,文山20头七均价900元/公斤,较去年11月的676元/公斤上涨200多元。但很多观点认为,这只是短期的节前行情。

  这一周,王堂放在6楼楼顶的三七被盗了,损失1.2万元。窃贼从邻居家的房顶爬上来,躲开了两个监控探头。

  他在为三七冒险。他不可能屡屡得手。


上一篇:三七价格走低 农户该何去何从?

下一篇:买三七不得不知道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