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三七价格 >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干旱影响 三七未来两年

发布时间:2015-05-14 11:06:17  发布者:  来源:医药网

 
  生意社3月23日讯 西南地区遭遇罕见灾情,三七等道地药材种植损失尤其巨大。
 
  受干旱影响,云南文山三七种植业的经济损失达到13612.63万元;随着供应短缺所产生的一系列现象,反映的却是当下中药材供应链的脆弱。
 
   “干旱情况很严重,三七货源很少很少,价格疯了。”张振中对《医药经济报》记者说。
 
  这位亳州国一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刚从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风尘仆仆地回到亳州药材市场。这趟奔赴文山,张振中成功地筹到了一批三七,完成了沈阳红药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沈阳红药”)全年的三七采购量。
 
  张振中这趟差其实出得并不轻松。3月16日,根据云南省气象局情况通报会上传出的消息,气象部门综合评定云南省目前的干旱为秋、冬、春连旱,云南综合气象干旱重现期为80年一遇,其中滇中、滇东、滇西东部的大部地区为百年一遇。对于涉及药材采购的企业来说,文山的重旱已经造成了困扰。
 
  文山被称为“中国三七之乡”,其三七的产量、质量均全国第一。据统计,云南的三七种植面积和产量几乎占到全国的98%。此次旱情不仅严重冲击了三七的种植和市场供应,甚至整个产业链下游的正常生产秩序还将连带受到影响。
 
  未来两年产量受损
 
  据文山州三七特产局发布的消息,截至3月15日,文山共有65个乡镇因灾受损,受灾面积为56746亩,占总种植面积的94.50%;其中,一年七的受灾面积为16116亩,二年七的受灾面积为19198亩,三年七的受灾面积为21432亩。受旱灾影响,三七种植业的经济损失达到了13612.63万元。
 
  在云南玉溪的红塔区、昆明的石林县、曲靖的师宗县和红河的弥勒、泸西、建水、石屏等7个三七产区,共有三七种植面积1.5万亩,受灾面积达1.15万亩。
 
  由于三七“三年一熟”的特性,此次旱灾,对三年七的影响估计有20%,受影响的两年七约有30%。张振中向本报记者表示,他预计今年三七产量不会超过2500吨。而如果干旱进一步发展,将严重影响今年的三七种苗,这也意味着2012年的三七产量将非常有限。
 
  2009年,三七种植面积出现了10年来首次下降。据文山州三七特产局的统计,全州的三七在地面积共6.87万亩,远低于往年10万亩的种植面积。
 
  三七每年市场需求约为7000吨,但2009年的三七总产量仅为3500~4000吨。这种供需的不平衡,导致三七价格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逐步上扬。但同时,有经销商认为其中不乏炒作因素。有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两年前康美药业已经耗资1亿元从文山分批次购买三七,囤货2000多吨,当时的市场价格只是现在的1/10,目前即便行情紧俏,康美药业依然惜售。
 
  不过,重旱依然是进一步推动三七价格上涨的“罪魁祸首”。据3月14日中国药材网的信息,三七产地40头的交易价在390元左右,60头的为370~380元,120头的在360元上下,各规格的价格比一周前涨幅均在20元左右。而在张振中离开文山之前,无数头的产地交易价为330元,“估计一个月内无数头会涨到400元,60头和80头的会涨到500元以上。”张振中说。
 
  事实上,除了红药,还有云南白药、片仔癀、丽珠集团、梧州制药等公司也在文山搜寻三七。
 
  受旱情影响的还有干姜、草果、红花等药材。综合数据显示,滇西的红花减产60%以上;楚雄和玉溪的白扁豆减产达80%以上,预计今年产量不足百吨;云南、贵州、广西等地的干姜去年减产明显,近期因旱行情再次上涨,现价17元左右;在亳州药材市场上,草果的统货价格截至3月17日已达43元左右,且还在继续上涨。
 
  成本和生产压力渐显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使用三七为原料生产的中成药品种逾300个,生产厂家超过1400家。同时,《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部分)》(2009版)中,三七胶囊(片)、血栓通注射液等三七及含三七的复方制剂共10个品种被收录,占中成药102个品种的近10%,骨伤科用药8个品种中有5个配方中含有三七。
 
  在基本药物目录和医保用药中,许多药品对三七的需求将会随着用药量的增大而保持强劲。然而,涨价也给企业成本控制带来了较大压力。
 
  三七是沈阳红药用于跌打损伤、活血化瘀的红药家族系列的最主要成分,每年的用量约在数百吨。该公司总工程师魏学洲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沈阳红药已经减弱了针对经销商的让利幅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如果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备货用完,会在生产上予以调度,然后根据产品库存和价格情况再定。
 
  本报记者从另一家生产血塞通的企业高层处了解到,仅因为三七价格上涨导致的成本增加,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纯利润,老总对此感到十分棘手。
 
  价格上扬带来的是成本压力,缺货则会影响到企业的生产安排。张振中说,由于担心货源,黑龙江珍宝岛药业、广州白云山药业等许多药企高管和三七经销商都赶赴文山蹲点,这更加重了市场紧俏的氛围和焦虑的情绪。
 
  对中药供应链的考验
 
  本报记者听闻有消息称,白云山正计划在文山建立种植基地,以期长期稳定货源,应对价格波动。而云南白药的动作更快,已在去年年底与文山政府签订了《合作开发文山三七产业战略协议》。
 
  更普遍的应对之策是囤货。天士力集团年报显示,其“实施了三七等药材的资源战略储备,有效降低了三七药材价格波动对成本的影响。”本报记者还了解到,湖南某中药生产企业还进行了三七期货交易。
 
  对于三七来说,其属地性强,一次重旱必会掀起供应短缺风波。然而,随着供应短缺所产生的一系列现象,反映的却是当下中药材供应链的脆弱。
 
  各种原因导致的来源匮乏是中药材供应的首要难题。以甘草为例,甘草是中药材中第一位的大宗药材品种,由于野生资源锐减,甘草种植的经济效益不及粮食作物,供需矛盾正逐步加重。新疆雪莲是生长在雪线以下海拔三千至四千米高寒地的名贵中药材,由于环境恶化和滥挖,雪莲正濒临灭绝。
 
  而药材炒作更深刻地损害着行业的健康。本报记者了解到,曾有炒家对六味地黄丸主要成分之一的山萸肉大肆炒作,价格从几十元涨至400多元,不仅令生产企业难以负担,药农也“很受伤”。当归、黄连也曾沦为炒作对象,当归价格飙涨的时候,基层市场里的药材质量堪忧,掺杂、掺假现象严重。
 
  前述企业高层认为,由于药材供应是整个产业链的最上游,其供应及价格稳定与否将直接影响到下游厂家的生产和销售价格。与现代农业的竞争、环境因素、人为炒作都会加剧供求关系的波动,这种压力传导,最终影响的是处于供应链最上游的药农和最下游的患者的利益。
 
   “供应链上端的脆弱,对于中药行业而言就是个瓶颈的问题。”湖南千金养生坊健康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单蔡翔如是总结。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之时,重旱仍在云南、贵州、广西等西南地区肆虐。所涉药材在药市仍上演着涨价的神话。(记者 魏赟)

上一篇:今后三年三七将持续吃紧 储备将

下一篇:旱灾逼涨三七价格 “库存王”康

");